一个女孩子的性经历

(一)初出茅庐

那年我16岁。终于毕业了,我的心情像小鸟在蓝天上自由飞翔一样。少了学校的那紧张的气氛、老师的管束,我从县城回到了我们的小山村。

我家在南部山区一个丘陵地带的小自然村,我父母带着我的弟弟外出打工,爷爷病故,家里只有我奶奶一个守者。

我初中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完全可以考上一个不错的高中继续学业,因为家庭条件的限制,初中毕业,也就是我的学业到头了,我只能回到山村里和奶奶一起维持这个家庭。像我这样能到县城读初中的女孩子,在我们山村并不多,我的几个堂姐小学毕业后就回家务农了,现在在外面打工,堂哥才初中毕业,也出去打工了。

16岁的我,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身高160公分的我继承了我母亲的苗条不失健硕的身材,脸蛋虽然不算俊俏,但也不失俏丽。胸部不大,坚挺突出,长期帮助家里干活的缘故,臀部圆润上翘坚挺。在学校时,我也是一个被男生追逐的对象。

我校的一个男老师曾经多次对我单独学习辅导,不经意中对我的乳房进行摩擦,还对我进行了网络和性知识的培训,不过那时的我似乎对性的兴趣不大,那个老师也没有得手。现在想一想,似乎有点后悔。嘿嘿!

我回到村子后,在家帮助奶奶务农半年多,这时乡里的中学撤并了,小学由原来的三个小学撤并集中到乡中学的地方,成为我们这里的唯一的小学了。因为学校的撤并,老师大都到条件好的学校教学了,而农村的孩子为了得到更好的教育,也都选择了较好的学校,我们这个小学也就没有了老师,全校三十几个留守儿童期盼著老师的到来。

乡政府的一个远方亲戚找到我,希望我先到乡小学教一段时间的学生,县上会很快想办法为小学配上老师。就这样,我来到了小学,成为这个小学的三十几名娃娃的娃娃头。

我们学校有一栋两层小楼,每层有六间教室和两间办室,一个操场、一个厨房。一楼的两间教室为两个班,一个班为一至三年级,一个班为四至六年级;一个教室成为男生寝室,一个教室成为学校的餐厅;二楼一个教室为女生寝室,两个教室改为四间老师宿舍,每个老师宿舍为一间半,半间是卫生间,还有太阳能淋雨。学校的条件和我们家里相比,已经是非常好了。

学校里在我来之前只剩下一个邻村的张寡妇为孩子们做饭、打扫卫生,据说是和乡上的教育专干是亲戚,她就住在学校厨房旁边的平房里。

这天,我按约定的时间来到学校,乡上的教育专干和我们村的村长已经在学校里了。乡上的教育专干对我一番囉哩囉嗦的叮嘱,村长也囉嗦一番,我成为了这个学校目前的唯一老师了。

村长走后,乡上的教育专干又来到我的宿舍,关心的说:“不要紧张,先带好学生,不要发生危险就行,至于以后的教学工作,慢慢来。再过两个月,就会派来一个正规的老师,到时你慢慢跟他学,习惯就好了。”说著就拉起我的手:“只要听我的,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这时他的一只手已经搭在我的腰上,我本能著躲避著。

这时张寡妇的声音到了,人也跟着进来,说道:“李干事,怎么一见到小姑娘就离不开了?我那饭已经做好了,到我那吃饭呀!”李干事只能怏怏地走了。

现在学校还没有开学,我慢慢整理着我的房间。想起来刚才李干事的举动,我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腰间经过男人的手触动,我的乳房竟然挺立起来,由于没有戴胸罩,衣服对乳头的摩擦竟然让我非常兴奋,底下也感觉到流出了水。我坐到床上冷静了一会,刚才的经历让我面红耳赤,我用凉水擦了把脸,好多了。

我走出房间,在院子里转悠着,忽然听到张寡妇的房间里传出女人奇怪的呼声:“死鬼,用点力……就这样,我好好舒服……你好好的舔呀,舔不好就别想插进来……哦……哦……你比我那个死男人会舔,我要上天了,就是那个鸡巴小了点……再快点,一会让你好好的插。”

我感觉到他们在干那个了,好奇心驱使我轻脚走到窗下,想看看那个激烈的场面,可是窗户离床远了点,什么也看不清楚,所以只能绕到房子的后面,我知道,房子后面的窗户下就是张寡妇的床了。

我走到窗户下,透过窗户那道薄薄的窗帘缝隙,看到张寡妇骑在李干事的头上,那黑黑的屄压在李干事的嘴上,双手扶住床边的墙上,而李干事双手抓住张寡妇那硕大的双乳,舌头在张寡妇的屄上拼命地舔著。

一会张寡妇大声叫了起来:“来了,要来了,不要停!啊……”接着,张寡妇的身体发起抖来,向后躺倒喊道:“给我,快点给我,舒服死了……”李干事起身,把胯下那条硬棒一下就插进了张寡妇的屄里,张寡妇叫了一声:“哦……快点肏我!”李干事开始一下一下的进出。

看到这里,我感到自己的乳房开始发硬发胀,我的屄里也像有好多只蚂蚁在爬,奇痒无比,水也顺着大腿往下流。我轻轻的揉了下我的乳房,竟然舒服得我身体抖动了一下。

我快步回到房间,想到刚才那一幕,不禁也激动起来。我进到浴室,脱下上衣,这时我的乳房涨得更大了,我轻轻的揉了起来,好舒服呀,多希望有个男人现在吸吮我的乳头。虽然这不是第一次抚摸自己的乳房,但这次的感觉好像更加强烈,胯下的小屄已经开始泛滥,有一种空虚的感觉,需要一条像李干事胯下那样的肉棒来充实一下。

我解开裤子,伸手向下摸去,淡淡的阴毛已经被水湿透,水汪汪的屄已经自己微微张开,洞口边的阴唇已经充血膨大。当我的手指触摸到阴蒂,立刻像有一股电流通过全身,我的身体就像张寡妇被李干事舔屄一样颤抖起来,我也不由得喊了起来:“哦……哦……”

我用手指轻轻插到我的屄里,不停地来回摩擦著,大脑里不停地想像著刚才张寡妇和李干事肏屄的情景,一会儿后,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一种像要小便一样但又不是小便的感觉出现,我还来不及反应,从我的阴道里开始向外喷射出一股水来,根本抑制不了。我浑身一下瘫软下来,我想这一定是小说里所说的高潮了。

我清理了一下刚才兴奋后的残局,躺到床上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我发现,原来性是那么有趣的东西,虽然以前也有过冲动,但从来没有过像刚才那样美过。可是自己还是一个处女,我是不是不该这样呢?

 

(二)初尝性事

在那次手淫之后,我似乎更加关注张寡妇的一举一动,也希望再次看到张寡妇和李干事之间发生什么。

由于离开学还有几天,奶奶叫我回家去住。回到家后,我开始帮助奶奶干家务。放家里的两只羊是我的主要任务,早上饭后,我带上午饭,赶上羊向山谷里走去,山谷里山清水秀、水草丰美,羊自由自在的在山沟里吃草,我在一片草地旁的树林看着要代课的书。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了,吃了点带的干粮,开始有点迷糊。一阵汽车的发动机声把我惊醒,一辆越野车沿着山沟崎岖的土路开了进来。我们这里周末经常有城里的人来旅游,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不过不在周末时间来这里的倒不多见。

只见那车开到草地边,下来一对年轻的男女,开始搭起帐篷,支起小桌做起饭来。男的身材健美,背心短裤;女的身材娇美,个头不高,短裙吊带背心,两个大乳房呼之欲出,弯腰的时候,可以明显看到短裙下的一条细带在阴部穿过。

我在树林里好奇地看着这对男女,他们很快就做好了饭,一瓶红酒,几个小菜,两人对饮起来。男的对女的说:“这里平时没有人的,放心,今天我们好好玩玩。”女的说:“是谁玩谁还说不定呢,不要让我失望就行。”

他们吃完就开始照相,我看看天也不早了,起身去赶羊准备回家,他们这才看见我,笑着问:“来这里玩的人多吗?”我回答:“平时没有人来这里,城里离这有点远。”女的招呼我过去,说:“这里真美,你家里离这里远吗?”我回答:“不远,十分钟就到家了。”

那女的对男的说:“看看人家这里的妹子,多漂亮。”男的说:“我还是认为你最美。”我问:“你们晚上就住这里吗?天已经不早了。”他们笑道:“当然了,我们要在这里好好享受一下幸福。”那个语气里充满了邪恶的语调。我有点明白了,城里人怎么想起到这里搞浪漫了,在家里多好!我突然又想起来李干事和张寡妇的鱼水之欢,脸也红了起来。

那个女的看到我脸红了,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乡里的妹子就是纯,听到一点就不好意思了。”说著走到我身边,搂住我的肩膀对我轻声说:“别不好意思,男女之间就是这样。你还没有经过吧?经过了你就知道多么享受了。”我害羞的摇著头,心想我也见过,只是没有干过罢了。

那个女的说:“还没有男朋友吧?要不一会你过来学习学习。”我不知所措的点头,又摇头,那个女的“嘎嘎”的笑了起来。我赶上羊,飞快的回到家里。

吃过晚饭,太阳才刚刚西斜,我想起李干事和张寡妇,想到那对男女,不知怎的开始心神不宁,不自觉的就把手伸向自己的乳房,一种触电的感觉使我身体颤了一下,下身开始湿润起来,脑子里充满那男的的健壮身材,我的脚也不由自主的向外挪动。我从家里拿了几个黄瓜、番茄向奶奶说去给人家送点东西,晚点回来,不要担心,就向那片草地走去。

到了他们的宿营地,那对男女正在拍照,见我回来,那个男的兴奋的对女的说:“还是你厉害,她回来了。”那女的过来说:“回来了?谢谢你的黄瓜、番茄,一会让你见识一下女人是多么享受。”我心跳得厉害,但是心里却在盼望着什么。

天一会就黑了下来,我借口离开,躲在回家小路旁的大石头后面看了起来。在明亮的月光下,只见那对男女在一块地席上开始相互拥抱、亲吻,一会那女的就只剩下了丁字裤和小小的胸罩,男的的背心短裤也不见踪影,三角裤前面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大的包。

男的嘴已经含向女的乳房,那个女的已经坚挺起来的乳房足足有我的两个那么大,她的手熟练地伸向那男的三角裤里,很快那男的脱去三角裤,一根已经坚挺的鸡巴跳了出来,足有我的小胳膊那么粗。那女的爬到男的身上,用嘴巴含上那根硕大的阴茎,男的低吼一声,女的开始吃了起来。

不一会男的喘息声越来越大,那女的说道:“射了不少嘛,该让老娘享受一下了。”说完脱下丁字裤,骑到男的脸上,双手支撑在男的双腿上,男的开始舔起那女的屄来。那女的开始大声呻吟起来,逐渐爬到男的身上,手开始在男人的鸡巴上撸了起来。一会那女的说:“就这样,好舒服,不要停……哦……哦……哦……舔死我了,要上天了……”

我这时发现自己的屄已经开始洪水泛滥,感觉阴道里有无数只蚂蚁在爬,我的手不自觉地伸向胯下的小穴,尽情享受着自己给自己带来的快乐……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惊醒了我:“舒服吧?”我惊吓的扭过头,看到那个女的赤裸著全身,已经站在我身边,微笑的看着我。

我慌忙抽出手来,就要系裤带时,那女的说:“不要怕,你都看过我们下面了,我还没看见你的呢,怕什么。来,妹妹,没有见过哥哥这么大的鸡巴吧?这个特别享受。”我正不知该回答什么好时,那个女的又说:“没事,你不愿意就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来,咱姐妹俩一起玩玩他。”说著把我拉了过去。

那个男的坐在那里看着我,他两腿间的粗壮鸡巴已经挺立起来,那个姐姐把我的手拉向那根鸡巴,我胆怯着摸了一下,那个鸡巴在我的手里跳动了几下,姐姐对那个男的说道:“怎么,见了小美女就马上来劲了?”那个男的说:“还不是你搞的。”

那个姐姐伸手抓过男的鸡巴,“啪啪”的打了几下,推倒那男的身体,扶着他的大鸡巴就坐了上去,只见硕大的鸡巴一下就全部进入那个姐姐的身体里。我的小穴一股细流喷涌而出,我下意识的夹紧双腿,那个姐姐见了说:“你还是脱了吧,一会你的裤子就湿了。”

我呆呆的坐在旁边,看着那个粗大的鸡巴在姐姐屄里一出一进,她兴奋的欢叫着,一只手抚摸著自己的乳房,一只手抠弄著自己的阴蒂。我也渐渐地性起,不停玩弄著自己的小穴,阴户里的淫水开始泛滥。

这时候那个姐姐对我说:“你骑到他头上,让他舔舔你的屄,试一下,很舒服的。”我犹豫着骑到那个男的脸上,哦……一种从来没有的感觉一下冲到我的大脑中,好舒服呀!我的身体一颤一颤的,开始兴奋起来。那舌头巧妙地舔着我的屄,我感觉到他一吸一吸的,阴蒂在迅速充血变硬凸起,我的双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抚摸起自己的乳房。

此时那个姐姐以双手扶起我,让我向下移去,我也不由自主地随着她,渐渐地我感觉到一个坚硬、发烫的物体在我的阴道口周围摩擦,我想拒绝,可是身体却完全不听我的指挥。只听那个姐姐说:“慢慢地放进去,你就会知道什么是快乐了。”我轻轻的移动,一个粗大的东西开始在我的阴道口向里插入,一种无法拒绝的感觉,那是空虚的阴道极渴望被充实的感觉。

我试图学着姐姐的方法,向下坐去,刚开始那巨大的阴茎已经让我有了疼痛感,我想放弃,这时候那个姐姐说:“忍耐一下,很快就舒服了。”同时把我的肩膀用力向下压去,一种撕裂的剧痛从小穴传来让我无法忍受,我痛苦的大叫起来,身体一动也不敢再动了。

姐姐轻轻的抱住我说:“没事的,一会就好。”这时候鸡巴已经进入了一大截,从我小穴里渗出的血丝沿着还没进入的那截鸡巴慢慢往下流去。就这样,我结束了我的处女生涯。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穴开始逐步适应鸡巴的入侵,一种又痛又痒的感觉开始在阴道里蔓延,我开始轻轻的上下活动了一下,那种兴奋的感觉竟然消失了。我起身蹲著,很想再动一动,可是又不敢动,那个姐姐说:“你是第一次做爱,肯定会有点痛的,一会就好了。”

那个男的这时也过来,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我的乳房,一只手在我的阴蒂上摩擦,一会我竟然又有了想让他的肉棒插入的感觉。他让我趴下,双手扶着我的屁股,分开我的双腿,再次把那根粗壮的鸡巴轻轻插进我的屄里。这次的感觉好了一些,一种充实的感觉慢慢袭来,一会我就有了触电的感觉,主动迎合著那不断袭来的肉棒。

不一会,我就有要尿的感觉,我开始喊了起来,一股淫水一下就喷射出来。那个男的兴奋的叫道:“喷潮了!我把她肏得喷潮了!”一下趴在我的背上,那个硕大的阴茎在我的屄里一抖一抖的。

我突然想到是他射精了,开始挣扎起来,他说道:“放心,知道你是姑娘,我戴套了。”说著抽出他的鸡巴,我的阴道一下空虚起来。他取下安全套,让我看了看:“怎么样,不用怕怀孕了吧?”我才知道不知什么时候他已戴好了套。

那个姐姐对那男的说道:“这下你满足了,人家一个小姑娘叫你搞了,你要对人家好点。”我逐渐缓了过来,又羞又怕,飞快的跑回了家。

躺在床上,想起自己被破处那兴奋的一幕,是失是得不得而知,不由轻轻揉起自己刚刚被那个巨大的鸡巴插过的小穴,又一次兴奋起来。

(一)初出茅庐

那年我16岁。终于毕业了,我的心情像小鸟在蓝天上自由飞翔一样。少了学校的那紧张的气氛、老师的管束,我从县城回到了我们的小山村。

我家在南部山区一个丘陵地带的小自然村,我父母带着我的弟弟外出打工,爷爷病故,家里只有我奶奶一个守者。

我初中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完全可以考上一个不错的高中继续学业,因为家庭条件的限制,初中毕业,也就是我的学业到头了,我只能回到山村里和奶奶一起维持这个家庭。像我这样能到县城读初中的女孩子,在我们山村并不多,我的几个堂姐小学毕业后就回家务农了,现在在外面打工,堂哥才初中毕业,也出去打工了。

16岁的我,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身高160公分的我继承了我母亲的苗条不失健硕的身材,脸蛋虽然不算俊俏,但也不失俏丽。胸部不大,坚挺突出,长期帮助家里干活的缘故,臀部圆润上翘坚挺。在学校时,我也是一个被男生追逐的对象。

我校的一个男老师曾经多次对我单独学习辅导,不经意中对我的乳房进行摩擦,还对我进行了网络和性知识的培训,不过那时的我似乎对性的兴趣不大,那个老师也没有得手。现在想一想,似乎有点后悔。嘿嘿!

我回到村子后,在家帮助奶奶务农半年多,这时乡里的中学撤并了,小学由原来的三个小学撤并集中到乡中学的地方,成为我们这里的唯一的小学了。因为学校的撤并,老师大都到条件好的学校教学了,而农村的孩子为了得到更好的教育,也都选择了较好的学校,我们这个小学也就没有了老师,全校三十几个留守儿童期盼著老师的到来。

乡政府的一个远方亲戚找到我,希望我先到乡小学教一段时间的学生,县上会很快想办法为小学配上老师。就这样,我来到了小学,成为这个小学的三十几名娃娃的娃娃头。

我们学校有一栋两层小楼,每层有六间教室和两间办室,一个操场、一个厨房。一楼的两间教室为两个班,一个班为一至三年级,一个班为四至六年级;一个教室成为男生寝室,一个教室成为学校的餐厅;二楼一个教室为女生寝室,两个教室改为四间老师宿舍,每个老师宿舍为一间半,半间是卫生间,还有太阳能淋雨。学校的条件和我们家里相比,已经是非常好了。

学校里在我来之前只剩下一个邻村的张寡妇为孩子们做饭、打扫卫生,据说是和乡上的教育专干是亲戚,她就住在学校厨房旁边的平房里。

这天,我按约定的时间来到学校,乡上的教育专干和我们村的村长已经在学校里了。乡上的教育专干对我一番囉哩囉嗦的叮嘱,村长也囉嗦一番,我成为了这个学校目前的唯一老师了。

村长走后,乡上的教育专干又来到我的宿舍,关心的说:“不要紧张,先带好学生,不要发生危险就行,至于以后的教学工作,慢慢来。再过两个月,就会派来一个正规的老师,到时你慢慢跟他学,习惯就好了。”说著就拉起我的手:“只要听我的,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这时他的一只手已经搭在我的腰上,我本能著躲避著。

这时张寡妇的声音到了,人也跟着进来,说道:“李干事,怎么一见到小姑娘就离不开了?我那饭已经做好了,到我那吃饭呀!”李干事只能怏怏地走了。

现在学校还没有开学,我慢慢整理着我的房间。想起来刚才李干事的举动,我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腰间经过男人的手触动,我的乳房竟然挺立起来,由于没有戴胸罩,衣服对乳头的摩擦竟然让我非常兴奋,底下也感觉到流出了水。我坐到床上冷静了一会,刚才的经历让我面红耳赤,我用凉水擦了把脸,好多了。

我走出房间,在院子里转悠着,忽然听到张寡妇的房间里传出女人奇怪的呼声:“死鬼,用点力……就这样,我好好舒服……你好好的舔呀,舔不好就别想插进来……哦……哦……你比我那个死男人会舔,我要上天了,就是那个鸡巴小了点……再快点,一会让你好好的插。”

我感觉到他们在干那个了,好奇心驱使我轻脚走到窗下,想看看那个激烈的场面,可是窗户离床远了点,什么也看不清楚,所以只能绕到房子的后面,我知道,房子后面的窗户下就是张寡妇的床了。

我走到窗户下,透过窗户那道薄薄的窗帘缝隙,看到张寡妇骑在李干事的头上,那黑黑的屄压在李干事的嘴上,双手扶住床边的墙上,而李干事双手抓住张寡妇那硕大的双乳,舌头在张寡妇的屄上拼命地舔著。

一会张寡妇大声叫了起来:“来了,要来了,不要停!啊……”接着,张寡妇的身体发起抖来,向后躺倒喊道:“给我,快点给我,舒服死了……”李干事起身,把胯下那条硬棒一下就插进了张寡妇的屄里,张寡妇叫了一声:“哦……快点肏我!”李干事开始一下一下的进出。

看到这里,我感到自己的乳房开始发硬发胀,我的屄里也像有好多只蚂蚁在爬,奇痒无比,水也顺着大腿往下流。我轻轻的揉了下我的乳房,竟然舒服得我身体抖动了一下。

我快步回到房间,想到刚才那一幕,不禁也激动起来。我进到浴室,脱下上衣,这时我的乳房涨得更大了,我轻轻的揉了起来,好舒服呀,多希望有个男人现在吸吮我的乳头。虽然这不是第一次抚摸自己的乳房,但这次的感觉好像更加强烈,胯下的小屄已经开始泛滥,有一种空虚的感觉,需要一条像李干事胯下那样的肉棒来充实一下。

我解开裤子,伸手向下摸去,淡淡的阴毛已经被水湿透,水汪汪的屄已经自己微微张开,洞口边的阴唇已经充血膨大。当我的手指触摸到阴蒂,立刻像有一股电流通过全身,我的身体就像张寡妇被李干事舔屄一样颤抖起来,我也不由得喊了起来:“哦……哦……”

我用手指轻轻插到我的屄里,不停地来回摩擦著,大脑里不停地想像著刚才张寡妇和李干事肏屄的情景,一会儿后,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一种像要小便一样但又不是小便的感觉出现,我还来不及反应,从我的阴道里开始向外喷射出一股水来,根本抑制不了。我浑身一下瘫软下来,我想这一定是小说里所说的高潮了。

我清理了一下刚才兴奋后的残局,躺到床上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我发现,原来性是那么有趣的东西,虽然以前也有过冲动,但从来没有过像刚才那样美过。可是自己还是一个处女,我是不是不该这样呢?

 

(二)初尝性事

在那次手淫之后,我似乎更加关注张寡妇的一举一动,也希望再次看到张寡妇和李干事之间发生什么。

由于离开学还有几天,奶奶叫我回家去住。回到家后,我开始帮助奶奶干家务。放家里的两只羊是我的主要任务,早上饭后,我带上午饭,赶上羊向山谷里走去,山谷里山清水秀、水草丰美,羊自由自在的在山沟里吃草,我在一片草地旁的树林看着要代课的书。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了,吃了点带的干粮,开始有点迷糊。一阵汽车的发动机声把我惊醒,一辆越野车沿着山沟崎岖的土路开了进来。我们这里周末经常有城里的人来旅游,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不过不在周末时间来这里的倒不多见。

只见那车开到草地边,下来一对年轻的男女,开始搭起帐篷,支起小桌做起饭来。男的身材健美,背心短裤;女的身材娇美,个头不高,短裙吊带背心,两个大乳房呼之欲出,弯腰的时候,可以明显看到短裙下的一条细带在阴部穿过。

我在树林里好奇地看着这对男女,他们很快就做好了饭,一瓶红酒,几个小菜,两人对饮起来。男的对女的说:“这里平时没有人的,放心,今天我们好好玩玩。”女的说:“是谁玩谁还说不定呢,不要让我失望就行。”

他们吃完就开始照相,我看看天也不早了,起身去赶羊准备回家,他们这才看见我,笑着问:“来这里玩的人多吗?”我回答:“平时没有人来这里,城里离这有点远。”女的招呼我过去,说:“这里真美,你家里离这里远吗?”我回答:“不远,十分钟就到家了。”

那女的对男的说:“看看人家这里的妹子,多漂亮。”男的说:“我还是认为你最美。”我问:“你们晚上就住这里吗?天已经不早了。”他们笑道:“当然了,我们要在这里好好享受一下幸福。”那个语气里充满了邪恶的语调。我有点明白了,城里人怎么想起到这里搞浪漫了,在家里多好!我突然又想起来李干事和张寡妇的鱼水之欢,脸也红了起来。

那个女的看到我脸红了,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乡里的妹子就是纯,听到一点就不好意思了。”说著走到我身边,搂住我的肩膀对我轻声说:“别不好意思,男女之间就是这样。你还没有经过吧?经过了你就知道多么享受了。”我害羞的摇著头,心想我也见过,只是没有干过罢了。

那个女的说:“还没有男朋友吧?要不一会你过来学习学习。”我不知所措的点头,又摇头,那个女的“嘎嘎”的笑了起来。我赶上羊,飞快的回到家里。

吃过晚饭,太阳才刚刚西斜,我想起李干事和张寡妇,想到那对男女,不知怎的开始心神不宁,不自觉的就把手伸向自己的乳房,一种触电的感觉使我身体颤了一下,下身开始湿润起来,脑子里充满那男的的健壮身材,我的脚也不由自主的向外挪动。我从家里拿了几个黄瓜、番茄向奶奶说去给人家送点东西,晚点回来,不要担心,就向那片草地走去。

到了他们的宿营地,那对男女正在拍照,见我回来,那个男的兴奋的对女的说:“还是你厉害,她回来了。”那女的过来说:“回来了?谢谢你的黄瓜、番茄,一会让你见识一下女人是多么享受。”我心跳得厉害,但是心里却在盼望着什么。

天一会就黑了下来,我借口离开,躲在回家小路旁的大石头后面看了起来。在明亮的月光下,只见那对男女在一块地席上开始相互拥抱、亲吻,一会那女的就只剩下了丁字裤和小小的胸罩,男的的背心短裤也不见踪影,三角裤前面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大的包。

男的嘴已经含向女的乳房,那个女的已经坚挺起来的乳房足足有我的两个那么大,她的手熟练地伸向那男的三角裤里,很快那男的脱去三角裤,一根已经坚挺的鸡巴跳了出来,足有我的小胳膊那么粗。那女的爬到男的身上,用嘴巴含上那根硕大的阴茎,男的低吼一声,女的开始吃了起来。

不一会男的喘息声越来越大,那女的说道:“射了不少嘛,该让老娘享受一下了。”说完脱下丁字裤,骑到男的脸上,双手支撑在男的双腿上,男的开始舔起那女的屄来。那女的开始大声呻吟起来,逐渐爬到男的身上,手开始在男人的鸡巴上撸了起来。一会那女的说:“就这样,好舒服,不要停……哦……哦……哦……舔死我了,要上天了……”

我这时发现自己的屄已经开始洪水泛滥,感觉阴道里有无数只蚂蚁在爬,我的手不自觉地伸向胯下的小穴,尽情享受着自己给自己带来的快乐……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惊醒了我:“舒服吧?”我惊吓的扭过头,看到那个女的赤裸著全身,已经站在我身边,微笑的看着我。

我慌忙抽出手来,就要系裤带时,那女的说:“不要怕,你都看过我们下面了,我还没看见你的呢,怕什么。来,妹妹,没有见过哥哥这么大的鸡巴吧?这个特别享受。”我正不知该回答什么好时,那个女的又说:“没事,你不愿意就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来,咱姐妹俩一起玩玩他。”说著把我拉了过去。

那个男的坐在那里看着我,他两腿间的粗壮鸡巴已经挺立起来,那个姐姐把我的手拉向那根鸡巴,我胆怯着摸了一下,那个鸡巴在我的手里跳动了几下,姐姐对那个男的说道:“怎么,见了小美女就马上来劲了?”那个男的说:“还不是你搞的。”

那个姐姐伸手抓过男的鸡巴,“啪啪”的打了几下,推倒那男的身体,扶着他的大鸡巴就坐了上去,只见硕大的鸡巴一下就全部进入那个姐姐的身体里。我的小穴一股细流喷涌而出,我下意识的夹紧双腿,那个姐姐见了说:“你还是脱了吧,一会你的裤子就湿了。”

我呆呆的坐在旁边,看着那个粗大的鸡巴在姐姐屄里一出一进,她兴奋的欢叫着,一只手抚摸著自己的乳房,一只手抠弄著自己的阴蒂。我也渐渐地性起,不停玩弄著自己的小穴,阴户里的淫水开始泛滥。

这时候那个姐姐对我说:“你骑到他头上,让他舔舔你的屄,试一下,很舒服的。”我犹豫着骑到那个男的脸上,哦……一种从来没有的感觉一下冲到我的大脑中,好舒服呀!我的身体一颤一颤的,开始兴奋起来。那舌头巧妙地舔着我的屄,我感觉到他一吸一吸的,阴蒂在迅速充血变硬凸起,我的双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抚摸起自己的乳房。

此时那个姐姐以双手扶起我,让我向下移去,我也不由自主地随着她,渐渐地我感觉到一个坚硬、发烫的物体在我的阴道口周围摩擦,我想拒绝,可是身体却完全不听我的指挥。只听那个姐姐说:“慢慢地放进去,你就会知道什么是快乐了。”我轻轻的移动,一个粗大的东西开始在我的阴道口向里插入,一种无法拒绝的感觉,那是空虚的阴道极渴望被充实的感觉。

我试图学着姐姐的方法,向下坐去,刚开始那巨大的阴茎已经让我有了疼痛感,我想放弃,这时候那个姐姐说:“忍耐一下,很快就舒服了。”同时把我的肩膀用力向下压去,一种撕裂的剧痛从小穴传来让我无法忍受,我痛苦的大叫起来,身体一动也不敢再动了。

姐姐轻轻的抱住我说:“没事的,一会就好。”这时候鸡巴已经进入了一大截,从我小穴里渗出的血丝沿着还没进入的那截鸡巴慢慢往下流去。就这样,我结束了我的处女生涯。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穴开始逐步适应鸡巴的入侵,一种又痛又痒的感觉开始在阴道里蔓延,我开始轻轻的上下活动了一下,那种兴奋的感觉竟然消失了。我起身蹲著,很想再动一动,可是又不敢动,那个姐姐说:“你是第一次做爱,肯定会有点痛的,一会就好了。”

那个男的这时也过来,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我的乳房,一只手在我的阴蒂上摩擦,一会我竟然又有了想让他的肉棒插入的感觉。他让我趴下,双手扶着我的屁股,分开我的双腿,再次把那根粗壮的鸡巴轻轻插进我的屄里。这次的感觉好了一些,一种充实的感觉慢慢袭来,一会我就有了触电的感觉,主动迎合著那不断袭来的肉棒。

不一会,我就有要尿的感觉,我开始喊了起来,一股淫水一下就喷射出来。那个男的兴奋的叫道:“喷潮了!我把她肏得喷潮了!”一下趴在我的背上,那个硕大的阴茎在我的屄里一抖一抖的。

我突然想到是他射精了,开始挣扎起来,他说道:“放心,知道你是姑娘,我戴套了。”说著抽出他的鸡巴,我的阴道一下空虚起来。他取下安全套,让我看了看:“怎么样,不用怕怀孕了吧?”我才知道不知什么时候他已戴好了套。

那个姐姐对那男的说道:“这下你满足了,人家一个小姑娘叫你搞了,你要对人家好点。”我逐渐缓了过来,又羞又怕,飞快的跑回了家。

躺在床上,想起自己被破处那兴奋的一幕,是失是得不得而知,不由轻轻揉起自己刚刚被那个巨大的鸡巴插过的小穴,又一次兴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