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缘融合

(1)

  「哥,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你把我当什么样的人了!!」,妹妹寒柳在气
极下「啪」的一声给了我一个耳光。

我捂着自己的左脸,瞪着妹妹淡淡的说,「我是为了你好,以你的条件嫁谁
不好,偏偏要嫁给那个穷光蛋。你现在不依靠自己的青春靓丽找个好老公,以后
后悔都来不及,也许你现在会觉得我说的都是放屁,但是以后你会感激我的!」

「你,你……」妹妹气的浑身都在发抖,但又不好再次发作,毕竟在父母死
后都是我含辛茹苦的把她拉扯长大的。

其实我也是没有办法,谁叫我因为赌钱借了那个喜欢妹妹的有钱少爷很多钱,
现在被别人下了作后通牒,要么说服妹妹嫁给他,要么就下我的四肢。不过那个
家伙的确是真的爱上了妹妹,不像别的花花公子那样是抱玩玩的态度。

「哥,我不是妓女,这事情以后别提了。」妹妹稳定了下下自己的情绪说。

说完后就准备开门回自己的房间。

「妹子,别,别这样。你听我说啊。」

「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我不会和自己所爱的人分开的」。

妹妹背对着我说。

「妹子,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其实我借了光少爷很多钱,他……他……」。

妹妹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回过头来静静的看着我,等我把话说完。

「他下了最后通牒,要么我还钱,要么,要么你答应嫁给她。如果做不到,
就弄残我」。我不敢抬头看妹妹的眼睛,只好低头看自己的拖鞋。

「所以你为了自己就想让你妹妹抛弃自己的幸福,进那个没有自由的贵族家
庭当一个金丝雀,然后郁郁而死」。妹妹的语气冰凉,似乎没有一点感情。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是真的希望你当上有钱人家的少奶奶。而且,
光少爷说了,只要你愿意嫁给他,他甚至可以对你和那个穷小子之间睁一只眼,
闭一只眼,默许你可以在和他结婚后……」

「哼,还算他有自知之明,知道我不会喜欢他的。」妹妹皱眉头想了下,又
问我「你到底欠了多少钱,或许我们可以想下办法。」

「三千,千,千万」我的舌头开始打劫。

「什么,你,你居然借了这么多钱,你到底借来干……对了,不用说,你又
赌钱了吧,你不是保证不赌钱了吗?这次还赌的这么大!!!」妹妹越说越激动,
优美的声线在逐渐提高的音量中显的刺耳。

「妹妹,就帮哥这一次吧,哥以后保证绝对不……」

「你别说了」,妹妹打断我的话,「是你欠的钱,不关我的事」。

「你真的饿见死不救?!」

「不是我见死不救,是我爱莫能助。」

「你只要答应光少爷就……」

「不可能!!!」

「妹妹,你就可怜下哥哥我吧,我不想成残废啊。」我跪在妹妹的面前,苦
苦恳求着。

「……」

「妹妹,你还记得吗?小时侯父母死的早,其他的亲戚不理我们的死活,是
我退学去打工才供你上完了大学。还有,还有那次,你生病了,我没有钱带你去
看病,就去偷东西,结果被抓到打了一顿,后来我没有办法,就去地下血站卖血,
卖了800CC才救了你的命啊。还有一次……」

妹妹流泪默默的听我回忆以前的往事,等我说完后,她把我从地上服气扶起
来,然后背对我边擦眼泪边说「哥,我真的没有办法帮你。」

「寒柳!你真的这么的,绝!情!」

妹妹没有立刻回答我,打开房门走了进去,然后就听到门被反锁的声音,
「你残废了我养你。」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我颓然的坐倒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过了良久,我
茫然的起身,谩无目的开门走了出去……

当我再次恢复神志的时候,我居然已经在郊外了,而且天色已经很晚了,并
下着濛濛的细雨。「唉」我无奈的叹气,这里离城已经很远了,看来只能在野外
过夜了。我四处寻找了下,希望能找个藏身的洞穴。运气居然还不错,很快我就
找到了一个洞口刚好够我进去的洞穴,当然我不会傻拉八几的到洞穴深处去,天
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事物,所以我就在进洞后只一米的地方坐下靠着石
壁休息。如果不是因为下雨,我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洞里过夜的。

不知不觉,我在咒骂那忘恩负义的妹妹的低语中熟睡过去。

「来,来,有缘人,快来,来。」

「谁啊,」我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在叫我,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环顾四周,
却没有人。

「来啊,来啊,快来。」

恩?这是怎么回事,我迷惑不解,因为这个声音是在我心里响起的。这时我
的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似的,不听指挥的向洞穴的深处走去,我心中大寒,
糟糕,中大奖了。

洞穴里面有很多的岔道,但我的身体每每在遇见岔道的时候居然不做任何的
停留,仿佛是在逛自己的后花园,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比较宽阔的空间,其实也就一个卧室的大小,只是相对于这个洞穴
来说比较宽阔。当我走进这个空间后,身体的控制再次回到了我的手中。此时我
才注意到,在这个空间的正中央漂浮着一张皮纸,并且散发着淡淡的红光。但是,
是什么皮制作的我看不出来。我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好奇,我小心翼翼的走进它,
仔细的打量它。皮纸上面用红色的字写着什么,但是我看不明白,不过根据他的
字型来看,可能是甲骨文。甲骨文怎么写在皮纸上啊?我心中疑惑不解。算了想
不明白的就不要想了。我突然想到,这个东西也许有什么重要的价值,说不定记
载了什么宝藏的藏匿地点,或许我将要发达了。想到这里,我身体先行动于大脑,
一把将漂浮在空中的皮纸抓在手中。

奇异的景象出现了,当我刚把皮纸抓在手中,皮纸突然放出了灿烂的红光,
把整个洞穴都照的血红血红的,我连忙恐惧的想将手中的皮纸丢出去,却发现它
就像牛皮糖一样粘在我的手上,怎么也无法丢掉。

红光越来越盛,刺的我的眼睛再也无法忍受,只好闭上双眼。当我刚闭上双
眼,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刚才皮纸上的红色甲骨文,但令我惊奇的是我居然能看
明白上面写的什么了。第一排写的是〈血缘融合大法〉。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