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龄秘笈(全)

《延龄秘笈》(一)

世间上有没有长生不老的药?有没有可以服食後,能够年近百岁都可以依然勇
猛,甚至梅开数度,而力举不衰的妙丹呢?江南食家长孙鹤就走穷毕生精力研
制这些延年益寿的药,但到头来却发生一连串不幸┅

金陵三绝书画剑江南第一芡枣茶

挂在采石堡前的对联,已有点剥落,曾经以北芡红枣茶,博得江南食家称赞的长孙
化龙死後,长孙家就一代不如一代!

现在,连第三代的长孙鹤也死了!那是昨宵初更的事。

长孙鹤是那时候来到少妾丽萍的房,她今年才十九岁,但长孙鹤已经近五十五了。
他纳丽萍为妾,是贪她肥肥白白。虽然,他近年已不举,不过纳这个妾侍,长孙鹤是有
目的∶他要用丽萍来做“阴枣”。

“老爷┅”丽萍见到长孙鹤时,声音有点不自然,她是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

“有没有小解?”他坐到床畔,解她的衣带。

“没有┅忍了一天啦!”她几乎想哭。

裙带一松开,她里面是什麽也没有穿!

丽萍的脸涨红,她的乳房细小,乳蒂和乳晕还是粉红色的。她双腿紧拼在一起,最
奇特的是,她所有阴毛都剃去,少女剃去所有毛毛,两扇皮留下青黑的毛孔,那是十分
显眼的!

“一直都夹着?”仁长孙鹤笑吟吟,他捉住她雪白的大腿。

丽萍忍着泪点了点头。

他扒开她的大腿,一阵药味从她牝户传出来,除药香外,还有黑枣的香。

“哈┅好┅丽萍听话,这阴枣炼好了,就可恢复我长孙家的架势!”长孙鹤将头伏
到她小腹下∶“用力,用力迫那阴枣出来!”

丽萍闭上眼,用力好像生孩子般,想将塞在阴户内的枣“生”出来!

“唔┅”她蹙眉闭眼用力,但可能太紧张了,阴枣“卡”在里面!

“老爷┅我┅”她哭了出来∶“出不来呀!”

长孙鹤有点恼了∶“你用力,我平日不是教过你吐纳法吗?用那气功方法吐纳!”

丽萍想将体内的两粒东西迫出,但可能阴道抽搐,她鼻尖冒汗,终於呜咽起来∶

“老爷,不成┅还卡在里面┅我┅无力啦!”

长孙鹤怒道∶“哎┅等我看看!”他再扒开她两扇皮,伸手指去挖。

“轻点┅哎哟┅”丽萍身体有反应,屁股扭动。

“哎┅让我看看!”长孙鹤挖得起劲,怎容她扭动,他中指疾点,就点了丽萍身上
的麻穴及昏穴。

丽萍口上闷哼了一声,失了知觉。

他终於挖出了一颗大黑枣来,长孙鹤就往嘴里一塞,嚼了两啖,吐出枣核。

“真香!”他俯头就想挖另一颗,但突然,好像有东西刺激他的喉咙一样,长孙鹤
脸孔变色,他头一仆,鼻尖刚好压落丽萍的牝户上!

半个时辰後,丽萍穴道自解,她才能叫救命┅

长孙世家是金陵有名的望族,长孙鹤死时脸孔变黑,鼻孔渗血,分明是中毒死!作
为长孙家长子的长孙虎,决定报官!

郭康是五更才来到长孙家所居的采石堡的。

“金陵神捕”跟知府一同来到验尸。

丽萍曾遭长孙家人毒打,蜷曲在床角。

长孙鹤的死尸是摆放在大厅。

“是中了封喉剧毒!”郭康做捕头多年,对毒药性能自然是一清二楚。

长孙鹤有两子叫虎、叫玄,有一个十九岁的幼女秀媚。

除了发妻清河王氏外,就是近年始纳的少妾丽萍。

丽萍呜咽着,讲出她非凶手∶“是老爷要将黑枣埋在我的“灶”内,我入长孙门一
年多,老爷都没碰过我┅我还是黄花闺女!”

“他所要的,是利用我下边制阴枣,说吃了可延年益寿,我受尽痛楚,从来没哼一
句!”丽萍十分伤心。

她牝户内的另一个阴枣亦一并取了出来,用瓷碗盛着。

郭康嗅了嗅∶“这枣应该是无毒的,假如有毒,埋在丽萍体内,毒液应该溢出,中
毒死的应该是她!”他指了指丽萍。

“这阴枣害不了丽萍,却害了长孙鹤,究竟是怎下毒?”郭康皱着眉。

金陵知府提醒郭康道∶“以前有人落毒,是在茶碗边涂上毒液,而茶碗内的茶则无
毒。受害人捧碗饮茶时,嘴唇碰到茶碗边,口水混和毒液,吞下肚里就毒发!”

郭康叹了口气∶“假如用这方法,应该在丽萍牝户内外涂毒,而要先死的亦应该是
她!为甚麽丽萍就没事?”他不同意知府的见解。

金陵知府下令先带丽萍回府,再验她的皮肉有毒否。

郭康除了长孙鹤的子女之外,亦见过长孙世家的总管丁勤,及他的独子丁忠。

丁勤是四十多岁,瘦瘦削削的,很阴沉。

丁忠廿来岁,人很木讷。

“江湖上,长孙鹤的仇家多不多?”郭康问丁勤。

“主人是有名的食家,虽然剑法不错,但在江湖上似乎没有得罪人!何况近年银根
紧绌,已甚少在江湖上行走。”

丁勤叹了口气∶“主人最近讲的是延年长生术,家内的事,连问也不问,他应该是
无仇家才对!”

郭康呆了呆∶“外边的人不会杀长孙鹤,那┅祸根难道在府内?”

他同意长孙家将遗体放入棺内,准备发丧。

郭康离开时,已经近午了。

长孙世家的人哭得震天响。

长孙鹤在金陵城内还有药局,还有酒家,都纷纷挂丧。

郭康是捕头,一定要在江湖走动,但,真的听不到有帮派和长孙世家结怨。

“秘密七成在长孙家┅”郭康想了又想∶“等到夜晚,再去探探!”

同日下午,长孙家内。

一个瘦长的身影,穿过花径,闪入了长孙秀媚的闰房。

他关上房门,赫然是丁忠!

“喂!”正在绣丧服的秀媚似乎毫不惊讶。

“阿爹刚死,今天不要!”秀媚仍在缝白色孝服。

丁忠双手穿过她腋下,从後用双手握着她的乳房,他伸出舌头,舐她的粉颈,又咬
她的耳珠。

“长孙鹤死了,这大宅只有三、两个人伤心!”丁忠双手握不满她的乳房,但,他
舌头长,不断由粉颈舐向她的面颊。

“讨厌!”长孙秀媚用缝衣针戮他握着她乳房的左手!

“你要不要快活?”丁忠左掌掌背渗出血珠来,但他没有哼痛。

长孙秀媚戮了三、四下,她似乎见血就兴奋了∶“哎┅哎┅你真坏┅我┅我怕了你
啦!”

她按住他的手站了起来∶“喂┅到床去!”

她俯低头,伸出舌头,舐了舐他手掌背上的血。而丁忠右手就去解她的裙带!

看来两人早有默契,长孙秀媚裙内是什麽也没有的!

她趴到床边,高举屁股∶“好,你来舐!”

丁忠跪了下来,双手按着她的屁股。

长孙秀媚的屁股瘦削不大,而且是尖的。但她只腿分开,那半块牝户就透了出来。
她的阴户是粉红色的,两扇肉旁,是一撮的毛毛。

那里像张开的肥蚌一样,有些“汁”,丁忠伸长舌头就去撩┅

“啊┅噢┅”秀媚双手执着蚊帐,眉丝细眼,十分享受。

她有的是青春,所谓十八无丑女,单看外表,谁也想不到她是如斯淫荡!

丁忠舌头很长,他不住撩啜肥蚝,就将蚝汁都啜了出来,那是带胶的汁!

他满嘴角都是泡,除了舐之外,他还用牙去轻咬那尖尖的屁股的白肉!

“你┅你┅你这冤家┅啊┅”长孙秀媚似乎情动了,她突然挣开他,就坐到床畔。

“来┅”丁忠用舌头舐了舐嘴角的泡沫,露出淫邪的笑容来。

她小腹抬起,双腿微张,露出晶莹多毛的牝户,两扇红皮是油亮亮的,秀媚的人虽
瘦,但那只奶子和身体却不成比例!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