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子小姐】

  这是一个周未。在沿海的某A市吧!A市是中国的又一个“特区”。

  一辆红色的小车在一栋临海的别墅前停下。车门开处走出一位身着性感服饰,

十分迷人的小姐。她就是铃子。

  铃子今年23岁,在一家大公司任职。她的男友是日本驻中国的某公司经理,

叫田中。只因两人工作都很忙,又不在同一地方,所以只有在周末休息的两天里

才得以相聚。这所豪华的别墅就是田中的寓所,也是两人相聚的地方。

  铃子很爱田中,也相信田中是爱她的。每到周末,铃子就会将自已打扮得性

感迷人,还用说?这当然是为了取悦田中啦!

  今天,铃子穿着红色的连衣超短裙。开得很低的领口,使那洁白的胸脯和手

臂在红色衣裙的衬托下更加显得娇柔亮丽。肉色的丝袜和高跟鞋使她颀长的双腿

看来是那样的匀称诱人。我想,任何男人见了,都有忍不住想要抚摸的冲动。

  其实铃子平常的穿着是很保守的,并不会像今天这样的穿着。只是田中的别

墅离市区很远,知道不会有人看到才这样穿的。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田中喜欢

她穿着性感的服饰出现在他面前。

  铃子按响了门铃。“咦?为什么还不来开门呢?还在睡懒觉吗?真是的,明

知我会来,还………”

  铃子是有钥匙的,只是放在车里了。她突然发现门好像并没有上锁。她试着

推了一下。门果然开了。

  “田中——在吗?”她叫了几声,没有人回答。去到二楼的卧室里也没有田

中的身影。去了哪呢。她转身来到二楼的客厅,却发现了放在茶几上的令她面红

耳赤心跳加速却又十分熟悉的东西:手铐、狗环、堵口球、乳夹、皮带制的缚身

工具……电动假jj……。

  “又要玩这个啊?真是的拿出这些东西,人又不在,也不知搞什么鬼……嗯,

是不是出去买东西了,好像没有看到他的车子……”

  铃子打开冰箱,见里面除了很少的几听饮料外没有了其它的食物。铃子似乎

明白了田中不在的缘因。只是心里有点嗔怪:“也真是的,也不知他是怎样过的,

再说给我打个电话让我带来不就得了吗……”

  铃子心里怪是怪,但却是甜蜜的,觉得每次相聚就该好好的庆祝一下,要是

连吃的都要自已准备那他心里还有没有我呀……心想我什么事都依他,他总要好

好的补偿我才对嘛……

  铃子好高兴,没有再往其它方面想。心里又回到了以前在一起玩性游戏的日

子:嗯,他总是喜欢把我绑起来,然后在我身上抚摸,吻我……那感觉好刺激好

兴奋的………他说我是他的,他的性奴隶,嘻,只要他喜欢,我为他做什么都可

以,再说,再说我也喜欢这样——这样被他绑着……。

  想着想着铃子有点兴奋起来。双手不自觉地摸向了下面……“都湿了,我是

不是变态呀……?可我好喜欢这样……田中怎么还不回来呀……今天是怎么了?

那么想要,只不过一个礼拜嘛就急成这样了……喔!嗯……好舒服……

  上个周未,上个周未田中不是教我自缚吗……啊!对了,他把这些放在显眼

的地方是不是要我……要我自已绑……是的,一定是这样。田中越来越过份了,

总是想些出人意料的点子来折磨我……真是的……算了,听他的吧,谁叫我是他

的‘性奴’呢……何况……何况我还真的喜欢……喜欢这样的游戏……“

  “好吧!嗯!让我想想是怎样做的……我要不要脱光衣服呢?好难为情啊…

…可是,可是田中每次都是把我脱光了才把我绑上的呀?有几次虽然穿着衣服被

绑了,可还不是被他粗暴地将我衣服扯得破败不堪吗?这件裙子我可舍不得让他

破坏了,还是脱了吧,反正只有他看得到……乳罩和内裤呢?唉!还是都脱了吧

…………”

  随着裙子和内衣裤的脱落,铃子粉雕玉琢般的性感胴体显露出来:圆润丰满

的乳峰、平滑的腹部、神密的三角区域、浓密而卷曲的耻毛、性感欣长的美腿…

…真是,真是女人中的女人,女人中的极品……铃子自已都陶醉了。

  “先?先要系上堵口球吧……!”

  铃子拿过堵口球。与其说是堵口球倒不如说是酷似男人假jj的物体,只是它

不是很长,但足可压住舌头使其不能发出正常的声音来。铃子将它放入口里,皮

带绕到颈后系好,嗯!觉得有点难受,口水不自觉地多了起来。

  “再系上狗环,身体的紧缚带是连在狗环上的,是这样的”。铃子边想着田

中教她的自缚方法边在身上装备着刑具。

  “丰”字形的紧缚带能很好的限制住身体各个部位的自由。铃子被这样的紧

缚带绑过好多次,知道它在身上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难以言喻却又刻骨铭心。

  铃子有些激动地将紧缚带贴到身前,居然有一种亲切感。她在狗环上扣好扣

锁,然后将横着的带子一根根拉到背后扣好,“嗯!有点困难,但还是可以做到。”

铃子尽量把皮带在身体上拉紧,心理觉得有些羞耻:“我为什么要拉得这样紧啊,

会很难受的,嗯,可以不这样的,可是……”羞耻心和自尊斗争得并不急烈,她

总能为自已找到一些理由:“田中喜欢我这样的,我是为了他才这样做的……”

其实她知道这些并不算是什么理由,心里的真正想法也不完全是这样。但能找到

一些理由对女人的羞耻心理能起到缓解作用。

  她明知道这是在欺骗自已,可想要被紧缚的欲望实在是难以抑制。在她的心

理又多了一种羞耻感,她为自已情愿被虐而又不敢面对这样的欲求而感到羞愧。

她不敢再往下想,极力地让自已回避这样的羞耻心理。

  铃子的娇躯被皮带紧缚成了网格状,本就丰满的乳房在皮带的衬托下更为突

出;粉红乳润环绕的乳头傲然挺立,在她有些急促的喘吸声中起伏着。她对自已

的身体向来是自信的,并且相信任何男人见到这样的身体都会为之心动。潜意识

中,她甚至觉得自已的身体包裹在衣服下或是只给田中一人看简直就是暴珍天物。

  铃子不自觉地抚摸乳房,捏了捏乳头,心里涌出一阵动人心魄的震颤,她完

全陶醉在自我的情欲中……………

  “真想被……被插入啊……………有……有假jj不是吗?我好想要……田中

用它玩过我的……好吧……你还不回来……我,我就用它了……”

  这只假jj是日本最新的成人用品,不但能伸缩搅动,还能随着女性身体的变

化来改变震动的强弱,当然也能人为的控制。最有趣的是它能定时起动,在你意

想不到的时候说不定会突然震动起来。你也可以手动定时,也可以将按钮定在随

机起动,这里所说的随机是指它能随着女性生理反应而自动起动。铃子当然知道

该怎么用它,她拿起了它,想着要怎样设定程序……

  铃子终于还是将jj定在了自动的位置,也就是说jj的启动、强弱都将在不能

自制和不能预见的情况下随时有可能发作,这很刺激,铃子喜欢这样。

  jj毫不费力地就插了进去。“哦!”jj的插入使铃子不自禁地呻吟起来。那

儿早已湿啦……“不会现在就起动吧?”铃子可不希望现在就令自已达到无以复

加的境地,静静地等了一会儿,让自已激动的心境稍稍平息………还好,假jj没

有震动,铃子开始做下一步事情。

  铃子小心翼翼地将吊在腹部的皮带穿过jj根部的带环,这样的话jj就不会掉

出。在肛门处的皮带有一条缝,“那是……那是用来插……尾巴的……多不好呀

……我还是不要这样做……”

  皮带绕到背后,穿过每道横着皮带上的带环,然后在狗环上扣好,铃子想都

没想就挂上了一把挂锁。

  “上身是完成了,该绑腿了……”铃子想着。

  田中不在家的缘故,铃子不想把自已的双腿紧紧地缚在一起,要是完全失去

自由的话可什么也干不成了。铃子想:“还是留着双腿吧,这样的话我这个‘奴

隶’好迎接‘主人’回来啊!”但双腿的自由又令铃子觉得好像欠缺点什么。想

了想,最终还是选择了两个脚铐,铃子很满意自已的选择,因为这两个脚铐中间

是用链子连接的,有一尺来长的距离,虽然不能大步行走,但慢慢的行动还是可

以的。铃子将一只脚铐铐在脚踝处,另一只链子稍短的铐在大腿膝处。

  “嗯!只能慢慢地走……”铃子试着走了几步,想要将步迈大点,却险些摔

倒。

  “真不错……”她突发觉自已已经完全沉浸在自我的奴役乐趣中,这一点是

她自已以前从没想到过的,“原来……原来这样的感觉也很好的……我是这样的

女人啊………!”

  取过一条长链,将它扣到狗环上,接着铃子将乳头夹“栓”到乳头上。铃子

知道乳头夹一旦栓到乳头上是很难脱落的,除了用手外。铃子又将乳夹的链子锁

到狗环的链子上。“田中总是这样做的,他一拉这个狗链,我的乳头就好痛,害

得我非跟着他走不可,唉!他喜欢这样还是依他吧……”

  “该绑手了……一旦绑上我就……我就什么都干不了啦……不会有其它人来

吧……?要是被人看见多不好意思呀……嗯!我想是不会有人来的,和田中在一

起这么长的时间还从没看到他的朋友来过,这儿其它的住户很远,又没有什么交

往……”

  铃子有些犹豫,但却不自觉地拿起了手铐,好像已经不能自主,强烈地被虐

欲望使她甘愿冒险。

  她将一只铐子铐在上臂手肘处,用另一只手铐铐在手腕处,然后将双手反到

背后,先将手肘处的手铐铐上,再是手腕……

  现在铃子已经完全被自已奴役住了,除了能慢慢行走外她已经没有了其它的

任何自由。

  她突然感到害怕起来:田中怎么还不回来?要是现在来了强盗怎么办……甚

至是家中突然起火都想到了……这些“怎么办”让她不寒而悚。要知道现在的她

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自卫能力,任何的外在侵害她都将无法抵抗。

  铃子想到了手铐的钥匙。

  “我怎么现在才想到手铐的钥匙……啊!没有,怎么会没有呢?是田中带去

了吗?对!一定是他……他将刑具放在这里当然是要我自已绑啦,这样的话怎会

将钥匙留在这儿?看来除了等他回来我是别无选择了。”

  想到田中,铃子的心里有一丝宽慰,又有一些羞耻,“自已这样紧紧地绑缚

着,田中该不会嘲笑我吧……就算被他嘲笑也没什么,反正他喜欢。被他嘲弄我

反觉得……觉得好受用似的。我喜欢他出人意料地在我身上做些什么,他总是花

样百出,让我不知所措,那感觉真的很好………”

  想起田中以前对她所做的事情,铃子既紧张又兴奋,不觉面红耳赤,心跳加

速………

  “哦!不行,不能兴奋啊……”她知道再这样想下去,一定会引起假jj震动。

  “要是被田中看到高潮的丑态……那多不好意思啊……好难受,快要忍不住

了………怎么……怎么还不回来…………”

  铃子想下楼到门口去看看,当她慢慢地走到楼梯边时,隐约间好像听到楼下

大门传来开锁的声音。“哦,终于回来了……我……我……要怎样做啊?”铃子

心头掠过一丝慌乱“:就要被他看到了,他……他……”

  突然阴部一阵震动,“啊!终于还是忍不住启动了jj……不行……不能这样

子的……”铃子浑身酸软无力,忍不住就要跪下:“好……好吧……奴隶……奴

隶自……自然是要跪着迎接……主人的……”。

  铃子跪到了地上,就在这时阴间传来“嘀”的一声。“哦,二档了,不能了

……受不了了………”jj根本就不受铃子的控制,肆意地冲激着阴间。现在铃子

和jj已经是互动了,随着高涨的性欲,jj的震动渐强;渐强的震动又刺激着性欲

的高涨……铃子欲罢不能……

  “田中怎么还不进来呀,非要等到我受不了吗……”

  铃子突然发现从楼梯的扶手中是可以看到大门一角的。门还没有打开。

  铃子有点奇怪。

  这时,在卧室里的电话铃突然响了:“是谁这个时候打来电话呀,田中在门

外一定听得到,可是,可是怎么还不进来……”铃子想去接,可是全身没有力气。

  但电话铃一直响个不停。铃子有些气恼地挣扎站起来,只得慢慢地移到卧室

里。电话响了这许久居然还没有挂,好像很急似的。

  铃子知道用手拿起电话是不成的了,只好反过身来用手指按下了免提。刚按

下就后悔了“:我的口被堵着呢,怎样接啊……”

  然而电话里的声音却令她大吃了一惊:“铃子,铃子是你吗——我是田中啊,

是你吗?”

  铃子听到田中的声音好急,好像是出了什么事一样,忙对电话说道:“是我

………………”可是发出的声音却是一阵撕心的“嗯——-”的声音。铃子真是

急死了,可是没有丝毫办法。

  “铃子,你怎么了,说话呀……”

  “嗯————-”

  “………好吧,不管怎么样,我有件事要告诉你:我出了事,有人要追杀我,

你快点离开这里,他们知道了这个地方,快点离开知道吗……今晚10点我在东

海岸的码头等你,我们一起跑——-你在听吗?为什么不说话……”

  铃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直觉告诉她一定很严重。她好急啊,可

是要怎样才能告诉田中自已现在的处境啊,除了口中发出的“喔——嗯——”的

声音外什么也做不了。在她的心里不停地呼喊着:我被绑着呀……我被绑着啊…

…快来救我……手铐的钥匙在哪儿……!

  田中在电话中继续说着:“他们知道你的,你千万不能被他们抓到,时间好

急,我也说不清楚,总之要小心,不要相信任何人。记住啊,是东海岸的码头!

你到了那儿我会找你的,自已要小心知道吗……我爱你……”

  铃子彻底没了主意,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突然意思到在开门的那个人为什么

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把门打开。他应该就是田中所说的“他们”了。他们完全可

以把门闯开,不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已经知道房内有人。铃子停在外面的车就能就

明这一点。“他们是不想惊动房里的人啊!”铃子想到了这一点,却不知他们在

用什么方法打开这个门,只盼永远打不开才好。

  “怎么办……?”

  铃子知道门迟早是要打开的,可是自已被这样绑着,焦急之中,实在是想不

出任何的办法来。就算是没有被绑着,也不一定对付得了连田中都怕的人啊!

  铃子有些绝望了。此时jj早就停止了震动,她的心里除了恐惧外只是一片空

白。

  “要躲躲……”可是被绑着又能怎样躲啊!

  她看到了落地的大幅窗帘,“那儿可以……”铃子以前曾躲在那里和田中开

过玩笑,而且田中好长时间都没有找到她。窗帘的墙角里躲上一个人还真的是难

以发现,从外面看几乎看不出什么异样。

  铃子想现在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她向窗帘移去。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令她

吓了一跳,以前不觉得,现在才发觉它是多么的刺耳啊。其实皮鞋的声并没有她

觉得的那样响,可是,现在是什么时候啊………

  铃子想蹬掉皮鞋,可是,她发觉今天居然是穿着带鞋带的高跟皮鞋。鞋带是

系在脚踝部的,根本没有办法脱下。

  铃子感觉到门已经被打开了,还好,进来的人似乎走得很慢,轻手轻脚的,

显然是怕让房里的人查觉。

  铃子紧张到了极限,但终于还是钻到了窗帘里,对于被绑的人要钻到窗帘里

是有点难的,但还好,她做到了,这是她今天唯一觉得做得好的地方。可是,想

要将窗帘还原成原状,好好地将自已遮住也有点难度。不过,这也没有难住铃子,

她不停地扭动着身。

文章来源:虎虎虎 成人社区 情色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