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师大姐】

 理发师大姐

  那天晚上的精射得很舒服,印象深刻。记得射的力量很强,直接打到了她的

鼻子上,顺着唇边流了下来。她用舌头舔着我的精液,咽了下去。动作表情非常

的淫荡。这是一个热衷于性爱活动的女人,她有一具淫欲的身体,放荡的思想和

色情的行为。这一切在表面的平静和端庄衬托下显得具有不同凡响的诱惑力。

  我在回家后一个人的时候,总幻想着她的一切,同时脑海里也会叠放出我母

亲分开双腿自慰时的样子。她们有点相似,只是我在想,难道母亲的背后也有她

这些动作和行为吗?而她除了那天的表现外还有其他的吗?

  我总是在想她的肉体和表情,一周后的晚上,我又到了她那里。

  “你来了,好几天不过来了。这几天还好吗?”

  “我还好,你呢,怎么样?”

  “我能怎么样啊?就这样啊。”

  我沉默不语,她今天和我说话的表情和那天双方自慰时的表情完全不一样,

显得很慈祥。

  “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见我不做声,她轻声问道。

  “恩,没什么。我有个想法,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我低声的说着,吞吞吐

吐的样子。

  “什么事啊?有什么不好说的啊?不过你也别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

这就回答你,可以的,等我先关了门吧。”她笑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完

就转身走过去关门了。我注视着她的背影,今天她穿了条比较黑色的长裙,下摆

很长,臀部包裹的很好,露出完美的臀型,随着双脚的移动,左右摇晃着,想电

一样,刺激我的阴茎。臀型是如此的完美,以至于我怀疑她是不是没穿内裤。

  她关上了门,朝我走来,我的鸡巴已经挺起来了。她看了看,笑了笑,走近

我,伸手在我的挡部摸了一下,说,“真的很年轻。”

  我没摸她,问了一句:“你没穿内裤吗?”

  “你眼睛可真尖啊,这也被你看出来了。是这样,本来是穿的,后来才脱了

下来。是不是很奇怪啊?哈哈。别奇怪,我和你说吧,刚才我到厕所了一躺,完

了后洗了一下,就没穿回去。你刚才近来是不是看见我坐在哪儿发呆吗?其实,

我是在那里自慰,今天不知道怎么搞的,挺想要的。可能是被前面有个客人的举

动给惹的,还真巧,你就来了。你是不是想和我说想要我啊”

  “是的,我老是在想你,那天回去后我想啊想的又自慰了一次,这周我自慰

了好多次,越来越想,就过来找你了。你说的那客人是怎么回事啊?”

  “哦,那是个外地人,到这里出差的。在我给他洗头的时候说我很性感,以

为我可以做的,就问我了。我说我不卖的,你自己解决吧,他就要我看他自己解

决,我默许了,他就在我面前打飞机,眼睛一直的盯着我,一会儿就射了,哈哈,

男人真有意思。不过他的鸡巴就实在太小了,只有这么点。”说完,她拉起了我

的手,对着我的中指比划了一下。

  “真的吗?怎么会这么小啊?很奇怪啊,他成年了吗?”

  “当然成年了啊,这么小的挺多的,特别细,这种人虽然作爱没什么感觉,

但我倒觉得玩玩挺好的。以前我碰到过一个,也是这么小的,放在嘴里象吃手指

一样。作爱的时候,他在我上面根本就没什么感觉,要我坐在他上面,自己调整

才有点意思,小小的,做起来感觉痒痒的。哈哈。”

  “你可真厉害,什么都试过啊?”

  “你不看我多大年纪了啊?当然我见过的就比较多。刚离婚时,为了生活,

我在沈阳的一家洗浴中心干了一阵,专门帮人洗盐浴,我的生意是最好的,那时

候见的太多了。”

  “你的意思是你做过小姐?”

  “我才不做小姐呢,这种事情是一个兴趣,不能卖的,卖了就没味道了。我

是专门帮人洗澡的。男人脱光了,躺在那里,我帮他前后全身的洗,如果他们需

要,我也可以帮他们打出来。可笑的是,我还没见过一个不出货的。别人都是洗

洗上楼找小姐,而我的客人,基本上全是出货的。他们好象都喜欢我看着出货,

说我做的好,身材好。回头客挺多的。后来老板有意见了,说在我这里出了货,

楼上的就没生意了。你说这能怪我吗?”

  我心想,这不怪你那怪谁啊?“可能是你给他们做的太舒服了吧?你帮他们

洗的时候脱光的吗?”

  “我不脱的,我穿游泳衣的,这是规定啊。我帮他们做的舒服倒是可能的,

反正一个个的在洗的时候都挺得厉害。”

  “来洗的都是年轻人吗?”

  “那也不见的,当然年轻人为主了,也有见过六十多岁的,这老头真厉害,

特别挺拔的一个鸡巴,经常来找我,说我打飞机比小姐干还舒服。最好玩的是一

个14岁的小孩,毛还没长呢,居然小鸡巴也能翘得很高。”

  “他也射了?”

  “能不射吗?我觉得他特别好玩,就好好的玩了他一下,不过射得不多,不

知道对身体有没有影响的。不过那小鸡巴白白的真的很可爱,当时我都有想法了,

可惜也不能够,后来我就让他摸我了,这是唯一的一次在那儿让人家摸。不过小

孩摸的不好,而且,一摸我自己就射了,真有意思,这小鸡巴。”

  我觉得这活挺好的。“那你见过特别大的吗?”

  “见过,一个老外,又粗又长,我两个手握着还露出一大头,比我爸的还大

多了。”

  “那你没想法啊?”

  “说真的,还真没想法,不好玩的,太大了不舒服。你们男人不懂的。”

  她的经历的描述,让我兴奋。我有点想多了,问她,“我能和你那个吗?”

  “哪个啊?操B 吧?直接说就行了。可以的,今天我就让你操一回,我也很

久没操了,最近总用我的灵舌出洞解闷。”

  “什么灵舌出洞?”

  “哦,那是一种女用的玩具。”她边说,边在理发椅子上躺下,裙子上撩,

两腿分开,一个少毛光洁的骚B 就显露在我的眼前了。她的下流话也刺激了我,

我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鸡巴猛的跳了出来。

  “真不错,你这鸡巴好硬,快点戳到姐姐的B 里面来吧。”

  她的B 已经泄洪了,我好不费力的就进到了里面。那感觉和我女朋友完全不

一样。我女朋友比较干,总要使很多劲才能进去,进去后的感觉也屗象她,不温

暖,不润滑。她的B 虽然不如我女朋友的紧,可是好在里外一样的松紧度,进去

以后整个的阴茎感觉被握住,很爽,不象我女朋友,只是口头紧而已,那只是一

种框住的感觉。

  和女人在一起,操的过程我总觉得没什么好多说的,其实变化不是很大,只

是抽插而已,我比较注重的是感观和精神的刺激。

  我喜欢母亲的大屁股,我想看她的大屁股,象A 片一样,象我母亲的一样,

跪着翘起来的姿势是我最喜欢的。我和她说了我的想法,她爽快的转身就跪在了

理发椅子上,腰身低垂,大白屁股高耸,显得巨大无比。翘起的屁股,从后面能

清晰的看见阴部的入口,神秘而迷人。我忍不住将头凑了上去。可能刚洗过的原

因,没什么气味。我用手在这大白屁股和黑B 上反复的摩痧,欣赏着这美丽动人

的欲望之景。她扭动着屁股,仿佛是在催促着我奋进。我用手,抚摸着她的肥B ,

时轻时重的捏着,久久不愿意插入。

  她看出了我的喜欢,问我,“喜欢吗?喜欢玩吧?”我来教你。她起身在柜

子里拿出了一个性玩具,递给了我,又马上回到椅子上跪下,说:“用这个插我。”

  “你经常用这个吗?”我面对着这个粗长的物体,疑惑的问。

  “也不是经常,是别人送给我的,我有时候就拿它用用,自己用的不多,太

累了,影响快感。我喜欢电动的。这东西一般是别人帮我用的。”

  “是吗?又是哪里的男人啊?”

  “这次你错了,是女人。是我的一个老乡,和我差不多大,一个人在这生活,

我们从小一起大的,那也是个骚货,改天介绍你认识一下。我们两有时侯也会一

起玩玩,自己女人们解解闷。她可比我厉害,下面毛很多,男人会喜欢的吧》听

说有些男人就喜欢毛多的。快点,插我。”

  语言的诱惑,让我分辨不出真假,但眼前的美事,我先不能错过。我在她的

指挥下,不断的变化着姿势刺激她的阴部,不一会儿,她突然趴倒在椅子上,说

了声:“我到了。”

  我的鸡巴一直挺着。她趴着的屁股翘得很性感。我放下玩具,插了进去,插

进了这多水的沼泽地。

  也许太滑了,也许她的有点大,也许我比较的兴奋,我插了很久,没射。

  “累了吧,我休息好了,我来帮你射出来吧,让你享受一下。”她让我躺下,

她坐在我的身上,用手将我的鸡巴扶进了自己的B 里。“男人们都喜欢我在上面

把他们弄出来,我这还是从我爸妈那里学的呢。我看过一次他们两作爱,我爸就

是在这姿势下打叫的,我想肯定舒服死了。”她一边说,一边上下用B 套弄着我

的鸡巴,双乳跳动,B 变得很紧。我慢慢享受着这一切,没说话,我觉得我的身

体越来越轻,我觉得鸡巴越来越紧张……许久,我全身紧张,啊了一声,就在射

的时候,脸上出现了我自己也不知道的笑容,而且根本无法忍住,只知道紧捏着

她的乳房,对着她傻笑。

  真的是男人的高潮,和普通的射精完全不一样。

  “你笑了,爽妈?这是男人最愉快的笑,你忍不住的,是吗?我的B 带给你

的,我有感觉,很多男人在我身下笑过,我喜欢男人在我身下笑出来。”

  我用手抱住她的大屁股,继续傻笑。

文章来源:虎虎虎 成人社区 情色书馆